禪畫宗師——梁楷

梁楷

梁楷,原東平(今山東東平)人。生卒年不詳。據《圖繪寶鑒》記載,梁楷師事賈師古,爲嘉泰年畫院待诏。賈師古是以北宋宣和畫家而入南宋紹興畫院者。《畫繼補遺》中即記梁楷“乃賈師古上足……青過于藍。”則梁楷于紹興年間就可能已經進入畫院。甯宗“嘉靖年”是1201——1204年間,距離紹興中、後期也有五六十年了。此時爲待诏,年齡不會太小。後來“賜金帶,楷不受,挂于院內,嗜酒自樂,號稱”梁瘋子“。他的主要活動時間約在孝宗、光宗和甯宗治政的前半期。從他”嗜酒自樂” 和“”賜金帶,不受”等事,可以想見其人豪放之性格,這在他的畫中也有所反映。

liangkai-01x

梁楷當時還好和僧人交往。《靈隱寺志》上記有“宋妙峰和尚住靈隱,嘗有四鬼移之而出,梁楷畫《四鬼夜移圖》……”《北裥文集》記有釋居簡贊梁楷的畫之文,《北裥詩集》中也有釋居簡《贈禦前梁宮幹》詩,其雲:“梁楷惜墨如惜金,醉來亦複成淋漓,……按圖絕叫喜欲飛,掉筆授我使我題。”(卷四)從現存的畫迹看來,他對佛教題材也是頗感興趣的,上海博物館藏有他的《八高僧故事圖》卷,畫出了一連串的高僧故事。此外,還有《布袋和尚圖》,《釋迦出山圖》、《六祖斫竹圖》、《六祖撕經圖》皆是畫和尚的。梁楷雖在畫院,但正如《宋文憲全公集題梁楷<羲之觀鵝圖>中所雲“君子許有高人之風。”號曰梁瘋子,可知他對封簡禮法的蔑視和玩世不恭的態度。

梁楷的山水畫,現在還能見到兩幅《雪景山水圖》,其一近景交叉著畫有三株大樹,後景是二個較低的山巒,當中夾有一個高嶺伸嚮右外,山巒上頭布滿了小樹,山下有二人騎馬而行。領一幅《雪景山水圖》和這一幅形式差不多,只是近處水畔的山石上畫三株大樹,前一株直立,後二株傾左,山中的雪意更濃。畫樹的方法有些範寬的意思,或側或欹,形如偃蓋,勢狀雄強如鐵質,山頭雜樹,尤似範寬的《溪山行旅圖》山頭上的雜樹。山石的綫條直硬而尖銳,皴如釘頭,亦有範寬的一點意思。但整個畫面的氣氛卻南宋化了,其皴其點雖然雄強,但又增強了剛硬銳利,而且去掉了範寬的渾厚,顯出了蒼勁清剛,倒是和賈師古的《岩關古寺圖》較爲接近,而用筆更加激進猛烈,剛性也更強。梁楷的山水畫在李唐和馬、夏之間,更接近于馬、夏一些。

梁楷的畫還有另一路,如《八高僧故事圖》和《釋迦出山圖》中的山水背景。《八高僧故事圖》中的《智間竹林擁帚》一段《竹子比較剛挺,和馬遠《踏歌圖》中的竹子無異。山坡上的雜草,有似惠崇的小景圖。達摩面壁一段,無葉樹只露根部,畫法是用筆界勾後,當中用直長條皴如鐵釘亂刮一樣劃上幾筆,樹枝亦草草。法常的畫法就頗類此圖。《弘忍蓬杖叟》一段的松樹畫法尤爲成熟,熟練而又草草,樹幹界勾後,內以魚鱗皴,亦綫亦墨,亦勾亦染,或濃或淡,一氣呵成。松葉車輪形,濃淡墨加色分層次勾針而成,和李唐的畫法相去不遠。《釋迦出山圖》中山石的綫條較長,而且用水墨紛披,和馬、夏的畫法略有區別。在《六祖斫竹圖》中,那株大樹幹,用幹枯的筆一掃而去,極草草簡簡。《六祖撕經圖》中的松枝更加草草簡簡,尤能顯示梁楷作畫時的情緒。他的《水鹋圖》及《蘆鴨圖》中幾塊大石,潑墨而成,如其人物畫的《潑墨仙人圖》,可見梁楷的又一種畫法。

梁楷1

梁楷2

梁楷3

 

梁楷的畫師法賈師古,賈師古是學吳道子的,吳道子“好酒使氣”,梁楷如之,畫風也都是豪放的。梁楷畫風的形成除了師法造化以外,主要來源于兩個方面,其一是師法傳統,如前所述,他的畫中可以見到範寬的意思,又從師賈師古,又受有李唐的影響。吳道子“落筆雄勁,而傳彩簡淡”(《圖畫見聞志》卷一)的畫法對他更有影響。《書畫記》記“梁楷……畫法簡略,蓋效吳道子者。”當然,他更多的是獨創。其二是來自他的狂放不羁的性格,他敢于藐視皇帝的賞賜,放蕩而不拘于規矩,他喜畫《六祖撕經》,又畫過高僧腳踏豬頭,高僧手捧豬頭大嚼,皆是佛教徒自我破壞,抗拒佛教教義的行爲來抒發自己藐視禮法的情緒。所以他的出色畫風正來源于他的不平心境和豪放性格。南宋的國勢多變,也將造成他的情緒多變。梁楷的山水畫風也並非一種,但最突出的是他的“減筆”和“草草”。

梁楷獨具面貌的畫法,在當時畫院中就頗爲人注目。《圖繪寶鑒》記“院人見其精妙之筆,無不敬服。”又謂“師賈師古,描寫飄逸,青過于藍。”趙由隽曾有一詩贊梁楷雲:“畫法始從梁楷變,觀圖尤喜墨如新。古來人物爲高品,滿眼煙雲筆底春。”

梁楷畫法對法常有一定影響。他們的畫通過佛教徒的流傳,傳入日本不少。因而在日本産生很大的影響。中國人所熟悉的日本山水畫家雪舟及其畫派的畫就很似梁楷的山水畫。在中國近代,愈到後來,他的猛烈狂放畫風對人的引發愈大。在元明清尚不爲人所重。因爲這三個朝代,其主流繪畫崇尚的是一種溫潤和柔媚的畫風,一切有氣勢的繪畫皆在他們反對之列。

藝術特色:
曾爲畫院待诏,師賈師古(賈以學吳道子著稱),又遠遠超過老師,據說當時畫院中人見到梁楷的作品,沒有不佩服的。可見梁楷在南宋畫院時就有很高的聲望了。梁楷繼承前人已取得的成就,並加以靈活運用。他深入體察所畫人物的精神特征,以簡練的筆墨表現出人物的音容笑貌,以簡潔的筆墨准確地抓取事物的本質特征,充分地傳達出了畫家的感情,從而把寫意畫推入一個新的高度,使時人耳目一新。據清代官修的《佩文齋書畫譜》、《石渠寶笈》以及厲鹗彙集的《南宋畫錄》統計,梁楷留下來的作品不下幾十件,但我們今天能見到的只有十件左右了,而且大都不在國內了。據著錄的梁楷作品的題材,多表現佛道、鬼神、古代的高人逸士,如《右軍書扇》、《羲之觀鵝》、《黃庭經換鵝》、《淵明像》、《钏馗像》、《寒山拾得》、《參禅圖》、《田樂圖》、《莊生夢蝶》、《蘇武牧羊》、《孔子夢見周公》、《蓮蓬變相》、《太乙三宮兵陣圖》等等。

梁楷是個參禅的畫家,屬于粗行一派。不拘法度,放浪形骸,與妙峰、智愚和尚交往甚密,雖非僧,卻擅禅畫。禅宗約起于公元五二○年,到唐代已成氣候,分南北兩宗。唐高僧慧能爲禅宗六祖,主頓悟說,爲南宗之祖師。南禅之說,強調佛祖在人心,喝水擔柴,都能悟道。所有的宗教儀式毫無價值,人們不需要誦經,便可以一種超知識的狀態與“絕對精神”或“真理”溝通,這是一種自然深奧的抽象體驗。“六祖伐竹”表現的就是慧能在劈竹的過程中“無物于物,故能齊于物;無智于智,故能運于智”。梁楷的《六祖伐竹》是其中年以後的作品,筆墨極爲粗率。筆筆見形,筆路起倒,峰回路轉,點染遊戲;欲樹即樹,欲石即石, “心之溢蕩,恍惚仿佛,出入無間”。梁楷似乎也參彈入畫,視畫非畫了。他的人物畫很簡單,很概括,也很生動。這三者都能體現在他的用筆上。畫中險筆很多,起粗落細,急緩輕重,變化多端;金錯刀作墨竹,山石大筆掃出。畫中有一種意念貫穿著,此念意深澹遠,故能平複筆墨的運動變化。讀梁楷的畫實際上是一種筆墨體驗,也是一種心境的體驗,更是一種禅意的體驗。

日本人很重視這幅畫,與他們參佛重禅的文化心理有關,當然也和這幅畫的藝術價值和曆史文化價值有關。

《潑墨仙人圖》是現存最早的一幅潑墨寫意人物畫。可以說是梁楷與畫院畫風決絕後,自辟蹊徑,獨樹一幟,在繪畫創作中所創“減筆”畫之傑作。畫面上的仙人除面目、胸部用細筆勾出神態外,其他部位皆用闊筆橫塗豎掃,筆筆酣暢,墨色淋漓,豪放不羁,如入無人之境。作者在構造人物形象時,有意誇張其頭額部分,幾乎占去面部的多半,而把五官擠在下部很小的面積上,垂眉細眼,扁鼻撇嘴,既顯得醉態可掬,卻又诙諧滑稽,令人發笑,以生動的形象表現了作者的思想境界和生命態度,極盡嬉笑怒罵之態。據畫史記載:梁楷爲人不拘小節,好酒,自得其樂,狂放不羁,且任性高傲,在藝術上有自己的創見,不肯隨波逐流,因而有“梁瘋子”之稱。應該說梁楷所畫的不是“仙人”,而是他自己的寫照。梁楷在他藝術生涯的前期,曾受畫院“格律”的嚴格訓練,人物畫繼承李公麟之畫風,後因作者本人的素質和曆史因素,梁楷憑著這股“瘋”勁,反對因循守舊,敢于標新立異,敢于創造發展,因而他在中國畫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潑墨仙人圖》的産生,與南宋佛教禅宗思想的盛行是分不開的。此圖標題爲後人所加,從其大頭鼓腹的形象來看,倒有點像當時民間信奉的布袋和尚;其精神體態的描寫又有點像與梁楷同時的濟顛和尚。此圖不但體現了禅宗思想,也是梁楷所生活的南宋時代的必然産物。從另一個角度講,也充分體現了梁楷對人物畫體系“離經叛道”的大膽革新精神。——更多圖片瀏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宗旨弘揚中國禪林書畫,推動中國禪藝術的國際發展和繁榮,並向世界傳播中國文化。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