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峰法師

dsc02964-e1440314102576

妙峰法師(1928~ )广东湛江人。七岁出家,先后亲近虚云、海仁等大德。一九四九年抵台湾,复亲近慈航、印顺等大德,并执教于新竹福严佛学院。一九六二年赴美国纽约弘法至今,时任纽约中华佛教会会长、法王寺住持、慈航精舍等道场住持、世界禅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慈航月刊》创刊人和主编等职。擅长散文、诗词、书法,弘法文字见于各佛教刊物。

受戒学法
早在一九六二年的初春,有一个中国青年比丘,像玄奘大师西行求法一样,自台湾只身踏上征途,远赴北美洲新大陆。他不是去求法,而是去弘法,他是第一位到北美新大陆弘法的中国比丘,他就是在美国弘法五十余年的妙峰法师。  妙峰法师,俗家姓陈,广东省湛江县人,一九二七年农历十一月十七日出生。他母亲是一名虔诚的佛教信徒,妙峰法师自幼就随著他母亲上庙礼佛,参加打佛七,使他对出家生活深有好感,到庙中就不愿回家。八岁的时候,家人随他的要求,由他寄居在寺庙中,那座寺庙就在他家乡附近,名为上林寺。十一岁的时候,依上林寺的宗和上人为师,剃度出家。那时是抗战期间,香港的海仁法师在湛江避难,以此机缘,妙峰亲近海仁法师,前后三年有余。一九四二年,妙峰法师年十五岁,奉师命到南华寺受戒,因年龄不够,曾经跪斋堂忏悔,而后才参加受戒行动。   妙峰法师受戒后,就留在南华寺,一度随侍在虚云老和尚身边。后来老和尚应林子超主席之请,到重庆建息灾法会,妙峰乃到广州六榕寺挂单。抗战胜利后,他想到上海亲近太虚大师,乃于一九四六年,随巨赞法师到了上海,在静安寺挂单。这时太虚大师尚在重庆,妙峰乃在巨赞法师的安排下,到杭州“武林佛学院”入学就读。在校曾听演培法师讲《俱舍颂》,使他颇有受益。年余之后,他转学到上海,入静安佛学院插班入学。   这时的静安佛学院,白圣法师任院长,育枚法师任教务主任,讲师之中有南亭、道源、仁俊、妙然诸法师及林子青居士。在五十多位同学中,如了中、圣严、幻生、唯慈、自立、能果等,后来都是佛教中坚人物。一九四九年春天,大陆内战日益激烈,京沪地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上海佛教界长老如智光、南亭等都到了台湾,连院长白圣也走了,佛学院学生人心惶惶,各谋出路。有一位郑伯樵居士,资助妙峰法师一张船票,他于上海彻退前一个多月,乘轮船到了台湾。妙峰1

赴台立身
妙峰法师由上海到台湾的因缘,是出之于香港优昙法师的鼓励。在他决定赴台湾之前,他曾写信给最关心他的两位师长——在香港的海仁法师和优昙法师。海仁老法师主张他去香港,并且给他汇来旅费。而优昙法师则主张他去台湾,优师在回信上说,他的师祖慈航法师在台湾办佛学院,希望妙峰到台湾从慈航老人受学。所以妙峰法师于基隆港下船后,直奔中坜圆光寺,在“台湾佛学院”见到了慈航老人。 在妙峰法师想像中,慈老大概是一位严肃、方正的老法师,意外的,他所见到的是一位“慈霭、热情、魁梧的身体,庄重而又活泼的举止,处处洋溢著青年的活力;饱满的面谱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见妙师《哭老人》一文)妙峰法师一生亲近过许多高僧大德,包括海仁、虚云等诸老在内。但最使他感恩怀德的,就是慈航老人。他曾撰有《哭老人》一文,情意深挚,感人至深。此文收入《慈风文集》中。   台湾佛学院是圆光寺所办,聘慈航法师主持。学生四十多人,女众多而男众少。一九四九年春节以后,有几名大陆学僧来台依止慈老,慈老即收在班上。妙峰法师入院后,陆续又来了几个,慈老也收容下来。这时圆光寺感到紧张,对慈老说:寺中经费有限,不能再收容大陆来台的学僧了。慈老在佛学院,一人唱独角戏,一天要上五、六节课,没有支过薪水,还自掏腰包为学生买教科书。当初招生时招不到男众,如今有男众入学,圆光寺又说不许再收。慈老很气恼,但也不得不另行设法。就在妙峰法师入院两个月后,台中的圆明法师到了圆光寺,慈老把教务工作交给圆明法师代理,他自己到外面去为学生另找出路。过了不久,妙峰法师接到慈老要人转给他一封十分诙谐的信。接到慈老的信,妙峰法师到了基隆灵泉寺。慈老在那里又收了不少大陆学僧,以灵泉寺为第二基地,开始上起课来。   一九四九年六月,慈老带著灵泉寺的学生,回到中坜圆光寺,举行台湾佛学院的毕业典礼。台湾佛学院创办之初,说明学生入学三年毕业,分为两阶段,前六个月是“试办”,然后再升入正式班。此时的毕业典礼,是试办六个月的毕业典礼。但典礼举行之前,圆光寺已经说明不愿续办下去,典礼后学院即告结束。慈老要求寺方收容大陆学僧,寺方以经济困难不允,最后答应收留十个人,其余的要慈老自行设法。于是在典礼之后,慈老带著另外的十余名同学离开圆光寺,望门投止,暂在新竹青草湖灵隐寺落脚。接著发生“教难事件”,有人告密说大陆来台的出家人中有匪谍,以致全体师生一度被治安单位拘捕,后被保释,出家人仍然是到处躲躲藏藏,妙峰法师曾陪著慈老在树林中、灵骨塔中过夜,直到翌年慈老在汐止建“弥勒内院”,收容大陆学僧讲学,师生的生活才安定下来。e5a699e5b3b0e995bfe88081e5bc80e7a4ba

出国弘法
一九五四年五月六日,慈航老法师示寂,妙峰法师到新竹福严精舍,依印顺导师受学。同住福严精舍的,有香港来的演培、续明、仁俊诸师。后来印顺导师成立“新竹女众佛学院”,妙峰法师在女众院授课。一九六〇年,印老在台北创建的慧日讲堂落成,妙峰、印海、常觉诸师随著印老到台北。印老打算在台北开办“女众佛学院高级部”,预定以印海任总务,妙峰任教务。那时,妙峰法师正在筹画开办高级部的课程。他最大的希望,是希望讲堂中能有一部汽车,以便接送授课的教师。 一九六〇年夏天开始,印老在讲堂开讲《法华经》。九月间某一天,李子宽居士带著一位由美国回台的孙幕迦教授,到讲堂拜访印顺导师。陪同他们前去的,还有内政部的专门委员陈宽先生。他们前去的目的,是孙慕迦教授代表美国西部的三藩市,回台湾请一位佛教法师到三藩市弘扬佛法,因当地有许多佛教信徒,唯独没有弘法的法师。三位客人中,孙教授是恳切礼请,李居士是从旁附和,而那位陈专门委员也从旁帮腔,请印老以佛法为重,派遣一名弟子,到国外宏法,并从事国民外交,支持政府。派遣这名弟子,要具备三个条件,一要通达佛法,能写能讲;二要年轻,人才出众;三要能讲广东话,因为当地华侨以广东人居多。说来说去,这出国弘法的大帽子,竟然套在妙峰的头上。   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妙峰在毫无心理准备下一时不能接受。尤其是他想到远赴国外,人地生疏,自己的英文不太灵光,他当面坚辞,自称能力不足以胜任。印老见推脱不掉,就代妙峰点了头。妙峰想既然印老答应人家了,只有“勉力以赴”,完成任务吧!于是他除了预备远行的行装外,还“临时抱佛脚”,恶补英文。这样到了农历年过后,一九六二年的三月一日,踏上征途远行,由日本东京转机,首站抵达夏威夷。在檀香山接授知定、祖印、泉慧等诸位法师接待和照应。一周之后,妙峰法师二度首途,登机抵达三藩市。他是第一位到新大陆弘扬佛法的中国比丘。

纽约慈航精舍举行了“美国中华佛教会”成立五十周年庆典。灵隐寺光泉大和尚率四十余僧众赴纽约参加庆典活动,妙峰长老主持庆典
纽约慈航精舍举行了“美国中华佛教会”成立五十周年庆典。灵隐寺光泉大和尚率四十余僧众赴纽约参加庆典活动,妙峰长老主持庆典

美国讲法
机场迎接妙峰法师的,有三藩市“正信佛道会”的伍佩琳老居士,“佛禅会礼教堂”的冯敦甫、冯善甫兄弟。妙峰法师在他们的安置下,居留在三藩市的“美洲佛教会”,而在佛禅会、正信佛道会、美洲佛教会等处讲经弘法,几个月过后,华人社会间的信徒对他好评如潮,信徒激增。妙峰法师也在当地组织了护法会,积极推展护法活动,同时开办了夏令营,设置国学补习班,三藩市的佛教一时之间活跃了起来。 一九六三年二月八日(中国的农历春节),纽约美东佛教总会的佛堂举行开光典礼,事先美东佛教总会创办人应金玉堂居士,礼请妙峰法师到纽约主持典礼。妙峰法师到纽约主持典礼后,信徒们挽留他在佛堂讲经,他以中语讲,由司徒汉教授及吕雒九居士译为英文,听众日多,法缘殊胜。到了四月中,三藩市美洲佛教会来信促请他回去,而纽约的殷金秀芳居士(应金玉堂居士的胞姐)带著一批信众去向他顶礼挽留,希望他过了农历六月十九观音圣诞再走。妙峰法师考虑纽约是世界第一大都市,尚没有中国法师弘法。他应该留在纽约,为中国大乘佛教开创一片新天地。于是他写信辞去三藩市美洲佛教会的住持,继续留在纽约。

一九六三年下半年,妙峰法师在纽约华埠创办“中华佛教会·法王寺”,同年十一月一日,法王寺举行开光典礼,由此开始他在美东三十余年的弘法事业。那时他是美东唯一的中国法师,八月,台北树林镇海明寺住持悟明法师到了纽约,在美东佛教会弘法,美东才有了两位法师。十一月二十二日,美国总统甘乃迪在德州达拉斯被刺殒命,十二月十五日,纽约华侨界为甘乃迪举行追悼大会,妙峰法师与悟明法师在大会上诵经超荐,事后曾获甘乃迪夫人贾桂琳的专函道谢。在那几年中,妙峰法师的弘法活动,经常在各大新闻媒体上披露,对佛教的弘扬发生很大的影响。

妙峰法师在纽约声誉日隆,法缘日盛。一九七七年,妙峰法师在纽约上州的海德公园附近,购得九十五英亩的土地,开辟为“金佛山法王寺”。翌年初步工程完成,八月二十七日举行落成典礼及观音圣像开光,由仁俊老法师举行开光及说法,浩霖法师任维那主持法事,并由敏智、乐渡、圣严、幻生、法云、日常、果忍、佛性等十二位高僧共同领导诵经祝福,数十部游览车自纽约载运来宾参加盛典。美国佛教会会长敏智老和尚、新加坡般若讲堂住持演培法师,及世界宗教研究院院长沈家桢博士等,都在大会上致辞,赞叹妙峰法师对美东佛教的贡献与成就。金佛山法王寺的建寺工程,仍在继续进行,计划将建筑大雄宝殿、佛塔、讲堂、禅院、宿舍,以期作为新大陆的一处佛学及禅修中心。

一九九〇年前后,妙峰法师又在华人集中地的法拉盛,创设颇具规模的慈航精舍,发行《慈航月刊》。顾名思义,这是为纪念慈航老人而命名的。同时他将精舍二楼开辟为“印顺导师图书馆”,这自是为报印公导师法乳而设立的。精舍位置适中,交通便利,经常举办各种弘法活动。一九九三年八月,慈航精舍举行了“中华佛教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会。二0一二年,任世界禅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二0一三年,慈航精舍举行了“美国中华佛教会”成立五十周年庆典。灵隐寺光泉大和尚率四十余僧众赴纽约参加庆典活动,妙峰长老主持庆典活动。

妙峰长老是海内外华人德高望重的法师、高僧。

师父在杭州灵隐寺大殿开示偈语:

禅院昔传梅子熟,学园今放桂花香。

脑有诗书言有味,心无法喜道无光。

智慧像太阳,慈悲是春风。

般若是究竟,般若到彼岸。


妙峰長老於靈隱寺大殿為新戒開示視頻

妙峰長老於靈隱寺大殿為新戒開示視頻

國內優酷視頻網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M3ODg5NjE2.html?&f=19116150&from=y1.2-3.4.5&spm=a2h0j.8191423.item_XNjM3ODg5NjE2.A

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杭州灵隐寺方丈光泉大和尚迎请上妙下峰长老
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杭州灵隐寺方丈光泉大和尚迎请上妙下峰长老
妙峰長老參訪靈隱寺
美中华佛教会会长妙峰长老率团参访灵隐寺
——中国禅林画院杭州来讯
2013年10月10日上午,灵隐寺正在举行传授护国兴圣二部僧三坛大戒法会,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杭州灵隐寺方丈光泉大和尚率众弟子300人隆重举行迎接美国中华佛教会会长上妙下峰长老一行代表团。随行的有妙峰长老法子台湾新北市佛教会理事长明空法师,纽约慈航精舍住持明怡法师,台中市佛教会理事释大正法师,台北心源精舍住持明安法师,纽约普照寺当家明定(智隆)法师,隆海,明行法师;还有纽约慈航精舍护法会长杨宁侃居士,潘永骏副会长,世界禅艺术研究院古一雄居士,福韵居士等18人。妙峰长老和光泉方丈在禅堂亲切交流,代表团在心如法师的讲解带领下观摩了灵隐寺古刹,随后参观了杭州佛学院。妙峰长老也是杭州佛学院的荣誉院长,这次回到他的母校杭州佛学院已是时隔六十多年。现今八十八岁的上妙下峰长老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海外爱国高僧,也是第一位远赴美国弘扬佛教的华人,这次杭州灵隐寺金秋的“三坛大戒”特意邀请妙峰长老前来开示,同时加强了中国与海外佛教事业的发展与繁荣。

弘法掠影:

妙峰长老书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妙峰法師書法


佛陀之旅——随美国妙峰长老佛教代表团回国参访

                                   ——古一雄
佛缘杭州

2013年的金秋,我就像出家人一样,关闭在我的小斋房。除了必要的出外授课和购买食物。剩下时间都在我这个龗淼精舍(栖身的小房子)里,要么盘腿而坐,要么宣纸上挥毫。看着那盏八瓦发亮的节能灯,清淡而寂静,静静的照亮着我的画案。只有画案旁边的佛祖像是永远的那么慈祥。一晃我就在这北美生活了四年。

我今年还是计划不出远门,前几天李教授打电话来我说,他要和太太去波斯顿的女儿家里呆几天,想让我也跟着去。他知道我没有去过波斯顿,来美国几年了,李教授想让我多看看美国。我想了想还是婉言谢绝了。我想这个礼拜六下午去纽约的慈航精舍,我还是去看师父吧。没有想到的是,见到妙峰师父,师父看着我说,这次美国中华佛教会回国的参访,你去不去?!师父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我,我意识到——我必须去。我马上说,明天我就去办理手续。第二天在明怡师父的联系下,我三天后拿到了去台湾的签证。再隔了三天,我们随着妙峰师父出发了。这次美国中华佛教会代表团回国的佛陀之旅(10月9日——23日)启程了,我们参访的行程是从纽约出发——杭州灵隐寺——杭州佛学院——浙江普陀山——台北桃园妙峰佛学社——台中弥勒内院、华雨精舍————返回纽约。

当我坐上飞机,又想起我妹妹给我说过,她和她的女儿今年过年的时候来纽约看我,我带她去拜见师父,妙峰师父问我妹妹,你哥哥几年没有回家了?我妹妹说四年多了。师父给我妹说他会回去的。我——今天却踏上回国的飞机!一个礼拜前我还计划着马星勿动,清守斋房——看样子这人世间的事真是变化无常呀!

看着我手上戴的师父送我的佛珠,想起昨天晚上搀着师父的胳膊,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出佛堂,外面十月的天,风吹的已是寒意飒飒,下意识的我打了个冷战。这时师父走到佛堂门口停了下来,我赶快耳朵贴近师父,听到师父说,我去拜拜佛。我马上转身改道,搀扶着师父去大殿。师兄师姐们都到了大殿来送师父,妙峰师父已经八十八岁的高龄了,他艰难的双膝跪下。师父慢慢的在顶礼佛祖,双手摊开放在蒲团上。师父出家至今已经八十年了,我搀着师父静静的看着他,听到那师父时而起伏的呼吸——我情不自禁的眼眶湿润了。是那艰难下跪的身躯,是那起伏不均的呼吸声,还是那菩萨般的慈悲,都化做我的泪水而去了 —— 阿弥陀佛,只有用这句佛号来表达我的心情了。

我们顺利的到达了杭州灵隐寺,晚上入住在西湖国宾馆,住进去我才知道,这个西湖国宾馆是最高级的待遇,听说政府要人来杭州时住过的宾馆,师父住一号楼,我住在三号楼。早上起来出门就看到了西湖,到处是亭台楼阁,假山林立,小桥垂柳,微风荡漾。啊——好个杭州西湖!真是诗情画意,处处浓情,怪不得有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文人骚客都爱来游西湖,兴诗做画。我是第一次来西湖,所以我要好好看看这人间天堂。

杭州人处处都有诗意,我注意到我们吃得早餐,用具都特别用心精致。还有餐厅墙上,整面手绘的绿竹,画中的绿竹和窗外真实的毛竹一样高,窗外微风无声,竹叶沙沙。我恍惚进入到了光影竹林里,只有自然的天籁声息与我融化……我不觉中吃完早餐,看到一辆巴士车已经在门口等候。我们便和师父妙峰长老上了车,第一站要到达的就是灵隐寺。灵隐寺是佛教名刹古寺,我带着朝圣的心情激动不已,我贴近车窗边,看着外面的景物。杭州自古到今都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在我这个西北黄土高坡人的眼里看,这一切事物都感觉是那么新鲜,到处是绿悠葱葱,繁茂景象。大西北的树多是高大冲天,而杭州道路两旁的树,多是茂盛繁密。街上的人流穿梭,悠然而有序,人们的举止好像得到了天堂的熏陶感染,变的优雅安乐。

杭州的朋友说,这里到处是传说,雷峰塔、白蛇传、活佛济公等——说不完的故事。这些故事都因佛陀而起源,我也是因佛缘殊胜,才能随师父妙峰长老此次参访,而我倍感之荣耀!佛祖是用无声的行动再次净化我——加助我般若与慈悲!

最后用师父妙峰长老在灵隐寺大殿开示的偈句送给有缘人:

禅院昔传梅子熟,学园今放桂花香。

脑有诗书言有味,心无法喜道无光。

智慧像太阳,慈悲是春风。

般若事究竟,般若到彼岸。

佛燈永駐

——弟子福熊(古一雄)敬写于癸巳年金秋纽约龗淼精舍

古一雄隨師父妙峰長老朝聖普陀山
古一雄隨師父妙峰長老朝聖普陀山
廣告

宗旨弘揚中國禪林書畫,推動中國禪藝術的國際發展和繁榮,並向世界傳播中國文化。

%d 位部落客按了讚: